• 台灣水沒—楊順發個展│2018.05.12~2018.06.23
  • 台灣水沒—楊順發個展│2018.05.12~2018.06.23
  • 台灣水沒—楊順發個展│2018.05.12~2018.06.23

台灣水沒—楊順發個展│2018.05.12~2018.06.23

 楊順發正式接觸攝影,是從1985年進入中鋼工作後開始。這些年來他創作不綴,陸續發表了不同的作品形式和主題系列。在創作時楊順發慣常在背景中應用各種道具、安排各式角色,打造各種現實又虛幻的舞台,如早期的《再造王國》、《野獸橫行》系列。藉由這些情境,揭示、嘲諷虛矯表象下的真實社會面貌,表達他所觀察、體驗到的「台灣現世相」。

 

2016年,楊順發的系列作品〈家園遊移狀態〉受邀參加國際著名策展人Michel Frizot,和台灣策展人蘇盈龍共同策劃的《傾圮的明日--四位台灣攝影家聯展》,於巴黎的歐洲攝影之家 (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展出。展覽結束後,作品也被主辦單位典藏。當時,楊順發非常的開心,心想這會不會就是他創作生涯的高點呢?答案:不是!這,只是他人生另一個階段的起(啟)點!

 

 2017年,楊順發以他的新作〈台灣水没〉參與了由徐文瑞策劃的:《南方-問與聽的藝術》(高雄市立美術館),以及”The Future of Borders” 科索沃雙年展。這一系列自2015年開始規劃、創作的作品,展出之後立即引起藝術圈以及觀眾的矚目與討論。非畫廊也將〈台灣水没〉系列作品帶到巴黎大皇宮,參加第21屆Paris Photo攝影博覽會。〈台灣水没〉獨特的主題、影像創作技術和裝裱形式,廣受國外攝影愛好者的青睞,並被來自法國、德國、英國和美國等不同國家的收藏家典藏。這次展出的成果斐然,令楊順發喜出望外;開心的是有來自這麼多不同國家的收藏家及觀眾和他的作品產生共鳴,而不是金錢上的回饋。

 

 驚喜還沒有結束,楊順發沒有想到〈台灣水没-保國護土篇〉竟然得到高雄市立美術館2018年的高雄獎。一連串的好成績,令楊順發忘卻了拍攝作品時,穿著長膠鞋、背著攝影器材和長梯,踏入泥濘和冰冷的海水裡的艱辛和困窘。以台灣雲、嘉、南海邊風景為主題創作的〈台灣水没〉,最初的發想源自於他對家園的關注、對現實社會以及對台灣地理環境變遷的感懷與泣訴。

 

 他所選擇拍攝的地點如:台南,早期是台灣最大的潟湖區所在地,也是海岸線變動最大的地方;三百多年前鄭成功辛苦登陸的鹿耳門,現在開車就可以到了。自然演化和人類的拓荒開墾,為台南海岸創造了有許多故事。出身於台南善化的楊順發,眼見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鹽場官舍、軍事碉堡設施、漁塭、農田…等,逐漸地浸泡在日益加深的海水中;鹽工們的么喝聲、機具的吵雜聲、雄壯、威武、高亢的軍人答數聲…那些他從孩提時期即有的記憶,如今都不復存在。殘破的磚瓦廢墟、無岸能靠的竹筏…無人關注、無人理會。這是一頁慘烈的土地故事,被楊順發轉化為清淡的風景,並以中國傳統扇葉的橢圓形式呈現,猶若古典寫意的文人畫,實則卻是臺灣海岸環境令人怵目驚心的悲慘變化。

 

 〈台灣水没〉在巴黎大皇宮展出時,曾有一位法國觀眾驚嘆的表示:「楊順發將地球的傷痕和裂隙,轉換成如史詩般優雅美麗的畫面,卻產生令人無法釋懷的巨大悲愁!」這句評語十分中肯地表達了楊順發作品的特質。誠如高雄獎評審陳泓易的評論:「楊順發的攝影作品擅長將環境與歷史的悲劇場景翻轉成充滿詩意的藝術性視覺文本,他的『編導式』攝影呈現的台灣浮世繪主題,已經是辨識性極強烈的藝術家個人風格。」

 

這一系列的〈台灣水没〉作品,與之前發表的〈紅毛港〉和其他作品系列,在表現手法和形式上有很大的不同。楊順發不再用擺拍的道具和特意安排的情節敘事,來誘發觀眾的想像,而是以特殊的拍攝視角及製作技術,忠實地呈現拍攝場景的原貌。這樣的還原,反而創造了另一種浪漫的幻想,令觀眾經驗了一種徘徊於真實與夢境之間的蒙太奇。看著在汪洋中漂浮著的廢棄屋舍,卻如同置身於古人嚮往的桃花源中,彷彿一則洞見人類步向自我毁滅的未來寓言。